【寶島智庫 3】「黑命貴」壓垮拜登 最後一根稻草?

2020-10-15

「黑命貴」將成為壓垮拜登選情的最後一根稻草?

【寶島智庫】結合海內外學人智慧觀點,提供讀者一起關懷社會,期許凝聚力量共同打造優質國度 本文章已獲得授權轉載

今年美國總統大選情勢詭譎,即便現任總統川普執政爭議性大、對抗疫情擴散也不利,但民主黨提名的總統候選人拜登也欲振乏力,沒有一舉取代川普的態勢。即便以最新的美國全國大選民調來看拜登領先超過十個百分點,但是落實到選舉人團票上,拜登領先的選舉人票只有兩到三張,不少搖擺州川普仍然具有最後一搏拚翻盤的能力。所以即便整體民意上拜登具有一定優勢,但是大選結果川普與拜登仍然將會在伯仲之間。

拜登之所以不能拉開差距,除了拜登的個人因素之外,民主黨在防疫政策上也無法給共和黨致命一擊,因為民主黨執政的加州與紐約至今仍然管制不力疫情慘重,和川普非專業性的胡言亂語比起來可以說是半斤八兩。但是兩黨最大的差距,即是針對最近幾個月來 「黑命貴」 (Black Lives Matter) 運動的失控和蔓延,民主黨與拜登至今仍然沒有辦法對此做出切割與適切的回應,這將會成為拜登與民主黨選情的一大隱憂。 Black Lives Matter(縮寫:BLM),意為「黑人的命也是命」,又譯「黑人性命攸關」、也被稱為「黑命貴」,起源於非裔美國人社群,抗議針對黑人的暴力歧視。BLM 抗議通常在發生警察擊殺黑人事件後和美國刑事司法系統中的種族不平等等更為廣泛的問題。 (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美國的種族問題一直是建國以來無法迴避的問題,是基本人權問題,也是經濟發展問題,甚至於影響了美國政治的南北分野,成為主要政黨的政治對立軸。但是這樣的政治對立軸在二戰之後有了極大的轉變,第一個是南北戰爭以來長期支持黑人解放的共和黨逐漸被既得利益者吞噬,反而民主黨與此同時抓住了民權運動的發展潮流,自此民主黨和共和黨的支持群眾就倒轉過來,黑人選票由共和黨轉變為民主黨的鐵票。第二個是由於二戰後來自世界各國的移民不斷增加,包括亞裔與西語系移民都在特定的社會階層或州屬類似加州取得足夠的選民人數,但亞裔與西語系移民在美國的發展脈絡與黑人不同,社會地位也有相當差距,雖然讓美國的移民社群多元化,但也導致了種族問題的複雜化。例如在過去的洛杉磯暴動中,白人警察毆打了黑人駕駛引發黑人暴動,但是與黑人社群頗有夙怨的韓國城一樣成為黑人暴動中的攻擊目標,就是一個最好的證明。

這次的黑人佛洛伊德死亡事件引發的一連串的暴亂與衝突,雙方支持者都可以振振有詞。支持黑命貴運動與佛洛伊德的同情者可以說這是黑人長期受到不公平待遇與壓迫的一個典型象徵,黑人在警察濫權下受到生命的嚴重威脅,無限擴大的警權應該被檢討;但是反對者一樣可以提出充分的反駁,包括佛洛伊德本身就是一個毒販子,而且在美國普通人都可以持有槍械,警察在執法中看似過度的舉措是在不知道對方是否持槍下的自我保護。但是在本次事件中的執法員警,其實是一位來自寮國的苗族移民,父祖由於寮國內戰流亡美國,但他的少數族群身分與背景在這次事件的發展中,看起來沒有佛洛伊德的黑人背景金貴。

自從佛洛伊德死亡至今已經四個月,但是美國各地的抗議與暴動卻仍然沒有停息,從東岸到西岸的各大城市無不被黑命貴的潮流所捲動,打破了政府對於疫情有關的各種集會限制。但是不可否認的,這場運動在缺乏中心人物與團體的領導下已經失控,已經偏離了其原本想要達成的目標。本來運動的目標在於檢討警權與保障黑人人權,但最後卻走向了無政府運動的狂歡。例如在六月間出現於西雅圖的解放區,解放區號稱排除了市政廳與警察的權力,成為一個無政府主義的實驗區,結果解放區成立以來不但不能自給自足,之後區內出現大量暴力案件,但警方卻不能前往進行犯罪逮捕與偵防,而且解放區周邊的商家也受到嚴重的生計影響。此種無政府主義的發展,都讓主流美國民意對於黑命貴的立場由同情轉變為反對,甚至於許多黑人專業人士也都出來表達對於黑命貴運動中的破壞行為表示譴責。

黑命貴運動的變質,讓川普看見了反擊的契機。川普一方面將在運動中多次出面的美國反法西斯運動ANTIFA列入恐怖組織處理,另外一方面喊出Law and Order法律與秩序的口號,企圖吸引不滿黑命貴運動的美國民意,並且在聯邦撥款中檢討對於處理暴動不力的各自治體。川普對於ANTIFA的針對很大一部分是硬凹,因為ANTIFA本質是一個鬆散的組織,而非有嚴密組織關係與任務交辦的恐怖組織,但是針對法律與秩序的口號卻逐漸打動主流民意,而主流民意的被打動,很大的原因在於運動發展的失控。 這次「黑命貴」過頭爆反彈造成有民調反映 2/3美國人憂都市遭圍攻。

對於美國主流民意的轉變,對於黑命貴運動態度曖昧的民主黨與拜登就開始受到衝擊。其實佛洛伊德事件本來對民主黨與拜登是一大利多,因為民主黨本來就受到不少知識分子與大部分黑人的支持,這個事件有助於提升民主黨作為同情黑人的形象,也可以打擊共和黨與川普是一群白人霸權者。但是運動的發展卻不如拜登與民主黨所預期,但是民主黨與拜登已經開始無法切割,拜登與民主黨也無力呼籲甚至號召停止抗爭與暴動。如此一來拜登與民主黨就會受到黑命貴運動的拖累。

雖然黑命貴運動失控造成的騷亂已經不如五月間嚴重,但整體來說運動仍然未平息,各地仍然頻傳運動造成的衝突與死傷。黑命貴運動可以預期會持續到總統大選的正式活動期間,如此作為運動同情者的拜登肯定會被質疑黑命貴運動的具體政策與立場,但立場曖昧的民主黨與拜登看來很難有極佳的立場做出回應。黑命貴運動的各項議題在不久後的總統大選全國辯論上肯定會被提及,如果拜登陣營不再對此做出回應處理,黑命貴運動的副作用肯定會成為壓垮拜登選情的最後一根稻草,反而成為川普的勝因。

【寶島智庫】結合海內外學人智慧觀點,提供讀者一起關懷社會,期許凝聚力量共同打造優質國度 本文章已獲得授權轉載